<cite id="zfnpj"></cite>
<ins id="zfnpj"><noframes id="zfnpj"><cite id="zfnpj"></cite><ins id="zfnpj"></ins>
<ins id="zfnpj"></ins>
<cite id="zfnpj"><span id="zfnpj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zfnpj"><noframes id="zfnpj"><menuitem id="zfnpj"></menuitem>
<cite id="zfnpj"></cite>
<cite id="zfnpj"><th id="zfnpj"></th></cite>
首页 >> 分類資訊 >>塑料化工 >> “廣塑指數”樹立大宗商品定價權
详细内容

“廣塑指數”樹立大宗商品定價權

        9年前,從新疆烏魯木齊運送塑料原材料到珠三角地區需要近1個月的時間。當塑料原材料運至下游買方時,價格如果變動,買方可能會因跌幅過大而毀約。彼時,價格不透明、交易成本高、履約程度低等問題,成為全國塑料行業發展的瓶頸。

  2005年9月,廣東塑料交易所(以下簡稱“廣塑所”)應運而生,為買賣雙方提供了高效、透明的電子交易平臺。當交易規模和金額達到一定程度,其編制的“廣塑指數”就成為行業決策的重要參考,確立了塑料行業的“廣東價格”。

  9年過去了,電子商務浪潮洶涌而至,加上塑料下游行業的外移,廣東在塑料行業上下游的影響力逐步減弱。不過,作為全國唯一的塑料交易所,廣塑所仍在為上下游企業提供交易、物流、金融等服務,繼續維持廣東在塑料行業的輻射力和影響力,“廣塑指數”則將行業內的資金流、信息流、人流等聚合于廣州。

  如今,面對信息化的沖擊,廣州傳統商貿業在全國的影響力被淡化。廣塑所建立的電子交易模式及延伸的生產服務,正是解決上述問題,并繼續維持廣東在商貿行業的輻射力和影響力,贏得大宗商品交易領域話語權的探索。

  廣塑所探索的運營模式及其延伸確立的“廣塑指數”,能否成為提升廣州大宗商品交易影響力和輻射力的借鑒路徑?廣州能否通過打造更多有影響力的“廣州價格”,搶占新經濟商機?“廣州價格”指數系列觀察第一期將走進大宗商品交易之廣東塑料交易所,關注新常態下廣州經濟發展新動向。


逾50萬數據為編制基礎 
為生產銷售提供決策參考

  廣塑指數1131.23,PVC指數1041.00,PP指數1562.41,PE指數1257.90……點開廣塑所官方網站,各種塑料原料的價格指數都在實時播報,高于1000點表示當前價格比基期價格高,反之則比基期價格低。根據指數的走勢圖,還能比較行情的變化,指數較前一日上漲表示行情向好,下跌則表示走低。

  看似簡單的指數背后,卻有著50萬條以上的價格數據作為編制基礎。指數計算程序自行在交易系統數據中心分品種提取交易價格,按照指數編制算法逐層計算出廣塑指數的小類指數、中類指數、大類指數和總指數。

  自2005年9月26日正式投入運營以來,廣東塑料交易所至今仍是全國唯一的塑料現貨電子交易所。經過9年時間,廣塑所獲得了大量真實有效的數據,巨大的數據量保證了廣塑指數的代表性和準確性,確立了塑料行業的“廣東價格”。

  “9年前,塑料行業在不同地區甚至不同企業間都存在價格封閉現象,難以找到定價標準。”多年在廣東從事塑料原料生產行業的曾江說,以前塑料原料價格主要是“一對一”的交易談判,要花費大量的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進行詢價和談判。由于信息不充分、不透明,產品價格大起大落,行業投資沒有參考標準。

  廣塑所的交易客戶遍布塑料產業鏈上中下游,集中交易所形成價格更為公開透明,逐漸得到業內人士的關注。在此基礎上形成的廣塑指數,能準確清晰地反映我國塑料原料行情趨勢,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市場的供求變化,指導上中下游企業對市場價格和供求作出正確的評估,逐步成為塑料企業生產和銷售的決策參考。

  曾江解釋,以今年上半年的指數變化為例,塑料制品出廠價格指數走勢與廣塑指數總指數的走勢較為一致。值得注意的是,廣塑指數總指數的變動明顯先于塑料制品出廠價格指數的變動,“說明前者對于后者具有一定的前瞻性”。

  比如2008年6月,廣塑指數已開始呈現下滑跡象,7月初轉而大幅下降,對金融危機全面爆發帶來的塑料市場蕭條行情提前作出了預警。至2008年9月,次貸危機的影響全面爆發,塑料價格不斷走低。一些塑料生產企業提早得到廣塑指數的預警,在廣塑所預先賣出貨物,提前鎖定利潤,避免了隨后幾個月價格急速下挫而帶來的損失。

  目前,廣塑所年交易額超過4000億元,年交易量超過4000萬噸,并建立了以廣州為總部、遍布全國的市場發展和服務體系,交易企業的生產產能、終端需求和流通規模占行業總規模的80%以上。

提供金融擔保     規范交易秩序

  “2005年以前,廣東地區塑料消費量在200萬噸左右,但是2005年至今,幾乎每年廣東地區塑料消費量都以雙位數的速度增長,至目前已經占據全國40%左右的消費量,已經達到接近700萬噸,成為全國第一大塑料消費地區。”廣東塑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盧曉青認為,塑料消費增長的背后,離不開電子商務的貢獻。

  相關數據顯示,2014年我國塑料原料產量將達5700萬噸,五大通用塑料產量占據整個產量的75%左右,工業總產值達到1.06萬億元,塑料原材料市場需求達到近8000萬噸水平。在盧曉青看來,經歷近十年的高速增長后,塑料供不應求的形勢將轉變為供需基本平衡,市場呼喚一個集“公開、透明、安全、便捷”于一體的交易運行機制。

  在過去,由于第三方監管缺失,不少塑料交易合同履行得不到保障,貸款拖欠和“三角債”問題時有出現。“以前根本不敢預售貨物。”曾江說,如果預售了兩三個月的貨物,發貨時價格跌了或漲了,總有一方感覺吃虧。廣塑所提前1到6個月為協議提供金融擔保,并允許貿易商以按揭方式支付,“可以說在國內建立了更為規范的市場秩序”。

  目前,全國塑料行業交易狀況以電子商務和傳統交易行業為主。過去的塑料貿易產業鏈為“生產企業—代理商—貿易商—下游終端”的運作模式。但電子商務模式普及后,貿易模式已經發生很大轉變,貿易產業鏈已變成“生產企業—電子交易平臺—下游終端”的運作模式了。

  從交易的全流程看,塑料產品從買家到賣家,需要經歷從廠家到貿易商,經過物流運輸,再送到下游客戶手中的環節。因此,僅提供價格參考,不能滿足塑料貿易的發展需要。據盧曉青介紹,塑料交易的生產服務環節包括倉儲物流服務、信息技術服務以及供應鏈貨押融資服務等。

  “物流是較為重要的環節,因為我國大多數塑料消費地在華南和華東地區,而生產地大多集中在具有資源優勢的西北地區。”盧曉青說,和純交易服務的平臺不同,廣塑所是全國最大的塑料電子現貨交易交收平臺,提供“電子交易+倉儲物流+供應鏈融資+信息技術”一系列的服務。

  目前,廣塑所以廣州為中心,通過自建和第三方協議倉的方式,在全國建立了20多個交收倉庫,自有倉庫面積50萬平方米,庫容達到100萬噸。其自購和配備的干線車輛有2000輛,年運輸量可以達到200萬噸,為塑料企業提供西北到華南、華東、西南和西南到華南的運輸專線,建立了覆蓋珠三角、長三角、西南區域的全國30多個區域的汽運配送網絡。

搭建B2B電商平臺     助專業市場“觸電”

  在電子商務浪潮來勢洶洶的今天,廣塑所并不滿足于做塑料行業的生產服務平臺,近年來它還創新推出現貨交易的B2B電子商務平臺——萬商臺,為全國各專業批發市場及批發商戶提供全面的電子商務服務。

  “傳統專業批發市場對商品經濟發展起著重要的作用,但隨著國內外經濟形勢的變化、國內電子商務的逐步興起等,專業批發市場的發展逐步陷入困局。”據盧曉青分析,電子商務及新型交易手段的發展,弱化了專業市場的渠道優勢,傳統較為出名的專業市場在國內外的影響力和知名度被轉移而喪失。

  商品貿易的發展也存在失控的不利因素,具體表現為商品網上交易混亂、行業規則失控、商品行業文化被逐步破壞。“商品只要掛上網,就被當成快銷品一樣,變成典型混亂的價格戰,甚至為求高銷量壓低成本。”盧曉青說,以次充好、假貨橫行,嚴重破壞了商品行業的生存與發展環境。

  事實上,不少專業批發市場或商品行業協會都有意發展電子商務,但它們往往只是建立簡單的網站,把產品掛在網上賣,就以為是電子商務。由于專業人才缺乏、信息化技術跟不上、運營經驗不足,造成“觸電”大多以失敗告終。

  針對上述問題,依靠廣塑所多年積累的客戶資源和強大的電子商務技術團隊,萬商臺將協助專業市場打造成融合LBS、移動互聯網、大數據分析等技術的綜合性大型電子商務平臺。“我們可以為每個批發市場建一個子平臺,批發市場入駐后,里面的商戶再整體入駐,進行在線展示和交易,幫助各個批發市場‘觸電’。”盧曉青說。

  目前,石溪大森林裝飾材料城、南域家居建材博覽城、盛億皮具城、廣州啟秀茶城等專業批發市場已率先進駐萬商臺。同時,萬商臺也不斷延伸輻射范圍,目前已全面進入內蒙古市場。

  然而,對于不少批發市場管理方而言,“觸電”轉型與其原有的經營模式有沖突。“批發市場肯定希望租金年年見漲,人氣聚起來。”有業內人士表示,如果把電商平臺搭建起來,分流了客戶,商戶就不需要在批發市場里面駐場了。

  “有的市場可能并不愿意入駐,但很多市場還是很感興趣。”盧曉青認為,即便批發市場現在不愿意,但“觸電”、“觸網”是個趨勢,改變不了,“事實上這也并不沖突,我們幫它多建一個渠道,通過我們積累的資源,吸引全國各地的客戶,實現線上線下的結合。”

  比如,依托廣塑所在全國各地的市場服務體系、物聯網設施平臺以及產業鏈上下游客戶信息整合優勢,形成“專業市場+電子商務+現代物流”的新型電商生態圈,專業市場平臺可以迅速擴大客戶規模,將局限于本區域行業內的客戶群輻射到全國范圍內的廣大消費者。

  如此看來,萬商臺和阿里巴巴的模式非常相似。“中國有這么大的市場,市場容量很大,我們會根據不同地域和自身特點做出不一樣的東西出來。”盧曉青說,萬商臺將走出一條與亞馬遜、阿里巴巴等不同的道路,引領各大批發市場向電子商務成功轉型,打造具有廣州特色的電子商務平臺。


■ 對話

廣東塑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蔡紅兵:

廣塑所的作用是要把生產服務環節留在廣州

  南方日報:近年來,廣東的塑料行業發展有怎樣的變化?對廣東商貿業的發展有怎樣的影響?

  蔡紅兵:和過去相比,廣東目前的工業原材料消費量基數并沒有下降,但全國消費量的增量卻往往體現在中西部等省份,這就意味著中西部省份的市場逐漸變得重要。這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表現得尤為明顯。

  這是因為廣東省或廣州市的人均GDP已經很高了,要往上走也比較困難。而中西部地區近幾年的GDP增量比較大,經濟發展也比較快,那么圍繞它上下游的工業產值也會上升。

  舉例來說,過去,廣東有很多塑料加工產業,包括做PVC、膜、皮革、片材、板材等,很多都是對外出口的。這幾年,很多廣東的這些塑料加工廠基本上沒有擴產,它們一半用作出口,一半則要用于開拓國內市場。

  然而,塑料行業的上游本來就在北方和西部,在國內開拓市場,還不如到國內其他地方去設廠,因為PVC要從北方或西部運到廣東,然后又運到其他省份,這個成本就很高。所以2008年后,廣東的很多下游產業就開始在省外設廠了。

  廣東原本在塑料行業下游占據一定的地位,但現在占據的比例也在下降,此外,由于轉型升級的需要,下游產能現在又要搬遷。顯然,從實際經濟的角度看,廣東圍繞塑料行業的商貿活動可能就不如以前活躍。事實上,其他傳統的商貿活動也會面臨這樣的變化。

  南方日報:在上下游產能都遠離廣東的情況下,廣塑所對于廣東塑料行業的發展起到怎樣的作用?

  蔡紅兵:上游下游的產能要留在廣東很難,這是客觀規律,但如果整個塑料行業的重心都轉移了,就會對廣東的流量經濟產生非常大的沖擊。廣塑所的平臺就是在產業轉移走出去后,把生產服務環節留在了廣州。要是沒有這個平臺,廣州這個城市對塑料行業而言就是不相關的一個地方了。

  我們的客戶過去一半在廣東,現在廣東客戶的占比也在下降。不少客戶在新疆、內蒙古生產原材料,賣給江蘇、浙江、四川等地的客戶,而他們的平臺交易、物流服務都是通過我們在廣州的平臺在做。

  企業與企業的交易也是一個產業,是一個新的商貿業態,會帶來資金流、人流量和信息流,這是一個長期的、潛移默化的影響。在這樣的形勢下,廣塑所的意義更為凸顯。如果忽視我們這個平臺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流失。

南方日報:廣塑所的定位是成為全球性塑料原料定價中心,今后將怎樣擴大其在全國乃至全球的影響力呢?

  蔡紅兵:我們首先要投入更多的物力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推廣,其次是為行業內的客戶提供服務,做大我們的量。目前,我們還計劃將這種塑料行業的服務模式向其他行業進行推廣,比如現在在做的萬商臺,為傳統批發市場搭建B2B電商平臺。而在鋁、鋼材、煤炭等領域,我們也在做一些嘗試。

  事實上,很多地方的電商平臺都是以交易為主,而我們則是強調為整個企業經營提供所需的服務,包括交易、物流和其他服務。目前,我們在內蒙古、新疆、青海、山東、天津、寧夏、四川都有建物流基地。如果僅僅提供交易服務,對企業的吸引力還是不夠。


(來源:南方日報)


技术支持: 本站由 “炎漢建站” 提供搭建 | 管理登录
2019年开的历史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