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zfnpj"></cite>
<ins id="zfnpj"><noframes id="zfnpj"><cite id="zfnpj"></cite><ins id="zfnpj"></ins>
<ins id="zfnpj"></ins>
<cite id="zfnpj"><span id="zfnpj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zfnpj"><noframes id="zfnpj"><menuitem id="zfnpj"></menuitem>
<cite id="zfnpj"></cite>
<cite id="zfnpj"><th id="zfnpj"></th></cite>
首页 >> 市場展示 >>市場展示 >> 國內同行業老大——一德路海味干果批發市場
详细内容

國內同行業老大——一德路海味干果批發市場

一德路以其行業規模之大,經營品種之多,當之無愧地占據國內海味干果批發市場之龍頭老大地位。

    鮑參燕翅,有!芝麻綠豆,都有!廣州人先于全國人品得品種繁多的山珍海味,全賴有條一德路———全國海味干果產品的最大集散地。其品種之多、規模之大,使一德路對國內多數海味干果價格擁有夠分量的“話事權”。

    珠江邊“三欄”(果欄、菜欄、魚欄)變身金光閃閃的燕翅專柜,就是這條海味路,80年代曾使很多擺攤謀生的廣州街坊一夜致富,成為中國最早的一批萬元戶。

    正傳

    138年“菜欄”賣上“鮑參燕翅”

    “138年前,一德路緊貼著珠江邊。”廣州市海味干果行業商會秘書長伍惠漢掌握的資料顯示,最早始于明清年間,這里被俗稱“三欄”,即“果欄、菜欄、魚欄”。

    清末民初便已成型,“那時多是前鋪后倉,南來北往的貨物都從珠江邊上來。”當時,廣州長堤一帶珠江邊都是碼頭,一德路因緊挨珠江,路上坐南向北的商鋪,大多數都是前店后倉式的,船運貨物到碼頭就進入后倉庫,在商鋪前面進行交易,通商主要途徑是靠水路船運。因為“毗鄰港、澳,是內陸城市進出貨物的集散地。”一德路在海產品買賣中一直占盡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于是云集了眾多商家在此發展,素來都是中國南大門的繁華商埠。

    解放后國家進行“公私合營”,市內商鋪經營場地均由國營企業或集體企業接管經營,如市食品公司、市京果公司、市海產公司、市糖煙酒公司等,都分布在一德路、海珠南路一帶。到計劃經濟年代,一德路已是全國聞名的海味干果(貨)批發的集散地,但經營海味干果的主要有海產公司、京果公司、副食品公司、水產供銷公司等幾個單位,經營的品種只有魷、章、地、墨、蝦米、蠔、咸魚、冬菇、云耳、黃花菜、木耳等百多個品種。

    改革開放后,個體經濟發展,鮑、參、翅、肚、蟲草、燕窩等高檔消費品相繼進入市場、且需求量漸漸供不應求。“當時,全國海味形成‘廣州價格’,因為國內買不到名貴海味,我們說多少錢,便是多少,中間利潤可達40%.”湖南商人李先生在一德路賺了第一桶金,如今已是億萬身家的內地富豪。80年代末,政府部門引導個體戶入室經營,規范經營管理并投入大量資金,進行升級改造,1988年第一個室內市場“綜合市場”建成后,一德路上陸續建有8間室內海味干果專業市場。

    歷來海味干果街最難過的兩關,“一是2003年非典時期,二是去年的金融危機。”商家楊先生表示,路上的商家都因“緊急套現”,特殊時期市場淘弱留強,廣州這個生意場,再一次證明只有“適者生存”。現在,一德路已成全國最大的海味干果集散地。

    現場傳真

    手推車聲做伴,騎樓下和馬路邊,一德路便未停止過人來人往,伴隨著濃烈的海鹽味道,直到下午4時過后,店鋪才陸續拉上鐵閘。勞動路上的圣心大教堂未因干擾而皺眉,百多年來如母親看待喧鬧的孩兒,陪伴著這塊“市井”之地成長,盡管它已100多歲。

    和白領一樣早早上班,一德路海味干果店的老板們習慣于每天早晨八點半,便逐一開啟卷閘門,把滿滿當當的貨品挪到店門口,攤開碼放整齊,插上標簽。晚上六點,滿街店鋪才打烊完畢,隨手推車哐啷哐啷的聲音隱去,昏黃的光映照在安靜的騎樓上,沿街此時,飄來陣陣飯香。

    百粵里尚見廿年前的“一德鋪”

    樓上店,樓下鋪。干貨店“原德海”緊挨著通往內巷的百粵里,老板許先生搞不懂那些背著行囊的“鬼佬”,“點解次次行過呢度,都會拿起相機對著巷中照相,豎起拇指說英語。”后來才知,原來他們覺得這里“夠廣州”。

    生意中規中矩,在這條街上像許先生這樣專營干貨的、且留存著90年代模樣的店鋪幾乎沒有。如同20年前剛開鋪的樣子,只是品種多了一些,還是在那8盞射燈下,還是那些紅豆、綠豆,花生、椰絲。

    2000年,一德路被定為特色商業街。在這條全國知名的海味干果街上,多數人都用矜貴的路邊鋪來賣名貴海味,他和太太卻堅持用自己在1990年買下的一樓鋪做這樣的“微利”生意。“年紀大了,不望賺大錢,只是圖份寄托。”所以他沒有改變經營品種、沒有花錢裝修店鋪,所以,人們還可從他店里找到一德的絲絲“舊情”。

    誠信名廚幫襯貨價從不問

    香港電視節目上的名廚來了,8月20日下午2時,高榮新低調地出現在山海城內一家店里選鮑魚。在一德路幫襯十年如一日,從小廚到名廚他只到一間店買鮑魚,與老板早已相熟得無需問價議價。

    在批發市場做生意,熟客才是上帝。“梗系啦,喺呢度做生意,呃一個(客),就走一個(客)。”店主楊先生說,在一德路做海味干果都知道,要留得住客人,首要是講誠信。

    來自東莞的杜姓兩兄弟拎著幾大包東西在海中市場內健步如飛,穿梭行進。一萬元的現金,卷成一團,就塞在褲子口袋里。付款時,點好張數,遞給店主,驗鈔機內刷刷掃盡,一筆生意幾分鐘即完成。兩人精心準備的酒樓將于月底開張,主打菜式是“佛跳墻”,海參、鮑魚、魚翅、干貝等十八種原材料,都由他倆親自開車一個鐘到廣州采購。

    “像鮑魚、海參之類的產品,東莞的批發價每斤要比這邊高出一百多塊。”杜先生說,一德路的海貨價格深受批發商青睞。

    造訪搭“飛的”來的客人

    與沿街地鋪不同,市場里的冷氣似乎更利于名貴海味“生存”,只要新客從兩米寬的巷道上向店鋪里面投去一些視線,老板們就會熱情招客。“要點什么?好靚的花菇!”“呢D參不錯,提氣醒神!”大小各異的魚翅、海參,頭數不一的鮑魚、干貝,月牙狀的燕窩,半透明的花膠,各類精品海味干果令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 鄭太一行七八人,站在一德路海之星批發零售市場的沿街檔口前,挑選心水的貨品。前一天剛從新加坡坐飛機到廣州上下九的一處酒店落腳,歇了一晚,早晨就浩浩蕩蕩地出發,開始為期兩天的購物之旅。

    依靠在網絡上查到的一大疊資料,她們選擇一德路,目標鎖定花膠、雪蛤、人參這類適合女性美容養顏的海味。為避免言語不通造成誤會,老板手持一個計算器,直接將價格輸入。這種操作方式,“在面對眾多外國客人的時候最方便。”

    如“一德”般容人乃粵人“生意”之道

    廣州造城速度越快,在老城區生活過的人越是自私地希望,盡可能地保留些舊貌吧,可以給年歲漸長的自己,有更多懷舊的空間。

    一德路之于我,便是這樣。我在一德路上出生,15年的時間在那道離一德路不到百米遠的玉子巷里,完成從幼兒園到高中畢業的學生生涯。如今,當年的家已是天橋底,尋找童年的回憶,幸虧尚有“一德路”,于是,當年討厭的海貨味道,也變得彌足珍貴。

    當我還是稚齒韶年,總搞不太懂,為何路上的大人們會用一疊疊足以買到滿屋“閃卡”的紙幣換這些“老土”食物。但爸爸說,當年在這條“濃味”一德路,令廣州那些家境不優越卻愿意賣力奮斗的叔叔阿姨們一夜致富,“白手興家做買賣,一德路養著很多個體戶。”

    “大哥大”電話高調顯擺在飯桌上,長堤大馬路上的酒樓每晚霓虹燈閃耀,“大三元”、“勝記”、“廣東酒家”的店員都一眼認得,一德路的個體戶來了。那時在一德路上國營單位上班的爸爸有很多“個體戶”朋友,我問他,“生意”是什么?他就帶我到在一德路做買賣的朋友那里,什么是“生意”也就一目了然。

    也是在一德路,我第一次聽到普通話在廣州越來越被“重用”。在廣州很少人會講普通話的80年代,一德路上無論是海味干果、零食還是副食品的商人為和越來越多來廣州辦貨的外地商人溝通,或刻意苦練、或漸漸學懂“煲冬瓜”。

    老城的一人一店,總能牽動曾經在這里生活過的老廣州的心思。但對一德路念念不忘的,還有那些在改革開放年代于這里致富的清貧人家。“我在一德路的故事,三天三夜也說不完。”一位湖南籍的叔輩早已是億萬身家,每次來廣州,就喜歡到一德路尋找商機。

    20多年前,當年清貧的他帶著土龜來“拜訪”路上的商人,溝通辦貨回湖南賣,7歲的兒子放假時也來幫忙搬貨,發家了,難忘在一德路上曾經“帶挈”過他的生意伙伴。

    八、九十年代的一德路究竟令多少人白手興家致富?恐怕從來沒有人認真計算過。只知道去北方旅行的時候,遇到50來歲的人提及廣州時眼中閃過艷羨的光彩。

    聽說,一德路要在亞運前再一次“改造升級”。怎么改?同學家便是一間沿路干貨老店,他最關心:“能不能保住老一德路的特色?”

    驗明正身

    其品種之多,份額之大

    均為全國之冠

    ◎專業市場:9間

    ◎面積:25000平方米

    ◎場內經營戶:約2000戶

    ◎年交易額:達30億,占全國海味干果交易量70%

    一德路之叫“一德”,傳說是因為這里街道相當雜亂,清末重新規劃,把相鄰幾條橫街狹巷改作通衢,是名“一德”,取古語“一德立而百善從”之意。

    約1.15公里的一德路上,海味干果市場和玩具市場各占半壁江山。其中,山海城、海中寶等室內海味干果批發市場分別沿一德路分布,兩個盡頭處分別在“靖海路”、“和平路”交界處,零星的路邊一樓店鋪,卻一直延伸到海珠路。

    從“章猶地墨”到“鮑參燕翅”,一德路行業規模之大,經營品種之多,現時是國內最大的海味干果批發集散地。經營海味干貨的大型場所就有9間,面積達25000平方米,場內外經營店檔約為2000戶,經營的品種多達300多種,據不完全統計,年交易額達30億,占全國海味干果交易量的70%.

    2000年,這里被定為廣州市特色商業街。

    買手貼士

    海參干淡刺多

    國內多產地多品種的海參中,以遼參為最佳,遼參生長于遼東海域,行家介紹,該水域凍刺多,挑選海參有口訣為“干淡刺多”:干身、刺多、淡口,聞起有海水味為好。開口大小不影響參質。

    鮑魚腰圓背厚

    所謂“干鮑、干鮑”,鮑魚就是要夠干才算好鮑魚,國內鮑中又以遼鮑為好,挑選要分“腰圓背厚”:裙邊厚身,中間“枕厚”的為較好,此外鮑魚上有白色海鹽多優于少,證明收過水分,溏心靚D.

    話說

    ◎1979年老廣強哥一月致富

    “做呢行,咪睇我地個個表面風光,其實是有苦自己知。”早上8:30開門,5:30收鋪,進入海味行業剛好30年,47歲的楊智強一直都在和海味干果打交道,無論是在擺攤賣干貨的70年代,還是于店中賣鮑魚海參的現在,他都在跟隨“一德路時間”。

    習慣了在店中“坐鎮”,楊智強從來未試過離開廣州超過10天,“這行困身,因為客會跟人,要見你在店才放心買。”

    1979年,只有17歲的他拿出600元擺攤、檔隨人走,“當時未形成批發市場,都是周邊街坊在幫襯,只有讀不成書的人才去當個體戶,家人路過都不想認我。”誰知辛苦經營使其一夜致富,在當年人均月薪約30多元的時候,他第一個月就已賺到數百元。

    一德路海味干果品種之多,為全國同類專業市場之冠。藏于密封罐的鮑魚難掩尊貴,楊智強在山海城一樓20多平方米的店鋪內,自1990年入室經營,每天早上,來自各地的客人一直不斷,本地酒樓、國內各地海味店的熟客一買便是十來斤鮑魚海參,極少有人與他講價,“做熟客生意,全靠個信字!”

    “同樣叫海參,都有好幾十種名稱,我都記唔住!”

    ◎2009年這里從不乏“生猛后生”

    90年代之前,在一德路做海味干果生意的個體戶90%都是廣州人,現在已多數是外地人。如今很多海味店的老板,以前都曾是上一代老板的學徒。“改朝換代”仍能扎根在一德路賺錢,“要肯搏,要辛苦!年輕的時候拖都拍少D.”

    早年的外地人來廣州打工,打著打著變成老細,肯做肯搏,漸漸逼退了很多未夠雄心壯志的老廣老板們,一位廣州老板說,當年廣州人形容外地人為“爛做”,意為很拼命、“本地人做生意易滿足,未能如外地人肯吃苦和進取”。

    時至今日,楊智強身邊的同行好友中,亦有不少外地人,面對不斷而來的競爭,他反而喜聞樂見。“不斷有人互補,才能使市場進步。”

    楊智強認為,一德路這個市場體現著廣州最本質的“包容之度”,不但容納了全國最多種類的海味干果,也在吸引各地客人、容納各方商人,“廣州呢塊地,善于容納各方人,做生意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 評估報告

    老城生意繼承升級或有陣痛

    商戶老板此行只適合“家族式”發展

    已發展138年的海味干果一條街,老板們對未來發展有多大期望?“海味干果這行有個現實的問題,只適合家族式發展,難以形成企業模式。”據知,路上從事這個行業的經營者,大多數都是家族式的個體經營,經營手法是比較傳統的:看貨買貨,現貨交易。

    楊智強解釋,海味擺得久便會“蝕秤”(即揮發,重量減輕。)“只有做生意的人才理解,如果是企業式經營,什么都要標準化,隨時少了一兩半斤,怎么和公司交代?

    未來仔女是否接手生意?既不鼓勵,也不反對,要看他們的意愿。此行辛苦,年輕人未必愿意。

    行業商會老城路窄,應貨物分流

    伍惠漢認為,阻礙專業街發展的客觀條件主要是交通、物流和消防安全。他認為,既要保持一德路專業市場,又必須對一德路重新規劃。他建議應對入路大貨車進行限時準入,長遠之計,還應將現時的貨流、物流分流出一德路,逐漸將大型倉儲移到市外。

    行業缺乏統一標準

        干果行業業內人士表示,海味干果行業有著特殊性。海產品類與農副產品類國家還沒有統一標準。對此,商會已牽頭發動商家實行公司運作,為建立行業標準做前期準備。

來源:南方都市報


技术支持: 本站由 “炎漢建站” 提供搭建 | 管理登录
2019年开的历史结果